CBA

硅谷女人自曝筹资心酸路性骚扰只能忍受

2019-10-13 05:13:1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  硅谷女人自曝筹资心酸路:性骚扰只能忍受_IT业界_突袭

  腾讯科技讯 8月10日 编者按:一般来说,《福布斯》站很少看法匿名作者的文章,但这篇以第一人称讲述初创界性别歧视的文章例外。几个月前,我曾见过本文作者,她讲述了自己与许多男性投资者的交易。像许多男性一样,我知道科技界的女性面临着某种程度的男性至上主义困扰和骚扰,但我未曾想到,在这样一个标榜平等和前瞻性的行业,女性面临的挑战如此常见而露骨。经过再三劝说,她同意写下自己的经历,但要求保持匿名。原因包括:首先,初创界是个很小的圈子,创始人非常依赖社会资本和友好态度去驾驭。畅所欲言存在很大风险。害怕报复并非她要隐匿真实身份的唯一原因,还涉及到个人脸面问题。她说:“我不想太多人谈论我,这也无益于解决一些问题。”她的文章如下:当我在他前面下台阶并走向我的汽车时,他将笔记本电脑和商业文件吊在我的肩头,我想自己脸皮一定非常厚,才能忍受着继续走完下面的路。我再次陷入难以忍受的环境中,可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我必须忍受全世界公关人员都可能遭遇的性骚扰。区别在于,我不为其他公司工作,而是自己创建公司。这不会发生在有员工手册约束、有法律团队看护的正规公司。实际上,这是一场公平的游戏,是一个筹款的蛮荒之地。作为一家初创企业的女性创始人,我需要学会如何在男性主导的风险资本界生存。在那个像往常一样开始的特别星期六,我前往那个已经连续进入20天的办公室。像大多数初创企业创始人一样,我周末依然要工作,我日益壮大的公司似乎总是有着无尽的任务。春季时,我们刚刚发布了自己的Android应用,我感觉已经有资格向投资人要求提供种子资金。我们的应用已在52国被下载,我们有活跃的用户群,我们有自己的收入,这些都是初创企业可能欠缺的。我们步步为营地生存了18个月,这对于银行中存款不足1万美元的我们来说,是个不小的成就。 别无选择只能忍受与投资人打交道是一项全职工作,因此我的计划比平时要忙。在喝当天第二杯咖啡时,我向那些要求我们保持筹款更新状态的人发送了邮件。一人迅速回复称:“当然,让我们仔细了解下。今天晚上,我家?看来,我要让孩子们失望了。”我与此人是几个月前通过朋友认识的,他是当地一家风险资本公司有限的合伙人之一,以支持艺术闻名,他的利益与我们的使命一致。我们此前曾共同出席过几次民间午餐会,因此对于他提出的会面地点,我没想太多。但在出发前,我还是先回家,将裙子换成了普通裤子和高领毛衣。我还将头发束在脑后,确保自己的化妆不太职业化。我推测他的妻子可能在家,我不想给他们任何人留下不好印象。但我的担心多余了,他的妻子不在家。我迅速意识到,我准备的文件恐怕也变得不重要了。交谈了一会儿,他挨着我坐在沙发上,开始评论我的穿着。他放下自己的酒杯,欲给我按摩肩膀。当他的手继续下滑时,我开了一个紧张的笑话,并迅速将身体重心远离他。我靠在沙发角落中,双腿交叉,试图以此阻挡他。尽管如此,他继续接近我。随后我站起身,在房间里走动,并评论参加商务会议上许多男性经常做出的不当举动,希望以此令其收殓。但他以自认为同情的口气说:“是的,这的确很困难。但你没办法说什么,因为这是一个紧密结合的圈子。”如果我选择投诉或唤醒睡在旁边的孩子,情况可能完全不同。但像无数骚扰案那样,即使这能成为科技界的头条,那也无助于改善当前现状。鉴于他在科技界的地位以及个人财富,谁会相信我的抱怨。工作交谈与暗中摸索还在继续,直到后来我才找到借口离开。在此情况下,我已经保持足够谨慎。但在我决定在男人的世界打拼时,性别歧视已经成为日常现实。精选服饰发型化尴尬几个月前,我曾遇到一名真人秀明星。在听了我们的商业计划后,他称对此很感兴趣,但希望花更多时间了解我。他称自己正在找一个妻子,然后列举作为他的妻子能够享受到的一切便利,包括在旧金山价值400万美元的公寓。在许多类似情况下,我都尝试转移话题,以免挫伤这些类似18世纪求婚的男人的自尊。这次会面后,我开始佩戴简单的金饰。解释起来可能很尴尬,因为一名潜在投资人曾询问我的配偶情况,这可以阻止更多尴尬。我非常清楚,当性骚扰受害者保持沉默时,问题会继续,而犯罪者可逃避正义惩罚。但这是做生意。我告诉每个人这件事,多数人都认为我应该学会顺其自然,直到我们筹集到资金。似乎沉默只是我的企业能够启动必须付出的牺牲之一。与男性初创公司老板不同,他们可以穿牛仔裤、连帽衫以及剪裁讲究的西装等,而我必须谨慎选择服装。女性化妆但不能太性感,优雅但不能太贵,需保持整齐不必在乎是否合身等,我唯恐给人留下不够专业的印象,但同时要避免让人觉得我很沉闷,以免认为我们的产品缺少创意。我的头发几乎总是绑着,看起来很保守。在国际开发领域工作的10年期间,服装成为我化解性别尴尬的工具,也成为我进入几乎男性占支配地位环境的战略。我们称之为“第三性别”。作为世界上最前卫的地方,在硅谷我似乎需要使用同样的策略。但我不得不更多审视自己的穿着。我不得不将自己塑造成商人形象,我要求盟友和同事停止使用某些特定描述,比如“自然之力”、“爆竹”等,因为这些词汇被加载了性别假设因素。我还要求业务发展部将公司与我的最初描述中删除特定的性别代词,不要类似“这位CEO特别杰出,我从未看到一位企业家如此努力工作。”不再提及我的性别时间越长,我们的业务进展越快。性别歧视不分年龄我的经历并不罕见。问问热门约会应用Tinder的联合创始人惠特尼 沃尔夫(Whitney Wolfe)、加州T/Maker软件公司董事长海迪 罗伊森(Heidi Roizen)等。这些女性创始人遭受虐待,似乎已经成为硅谷的特色,而非瑕疵。如果我们认为这种问题只适合老一代投资者,我们也可以看看28岁的贾思婷 迈丁(Justin Mateen)的评论。他称,Tinder年轻的女性创始人让公司看起来似乎更像笑话,令公司价值贬低。一名20岁左右的Twitter雇员也曾对我说:“你真应该雇佣一个看起来呆呆的人代表你的公司,以此弥补你的外表缺陷。”不仅仅是男性,甚至有时候就连女性都在帮助延展性别歧视。在向一群人介绍公司运营进展时,唯一一位女性成员开始提出诸多问题,包括:“你父亲给你钱吗?”、“你够驾驶年龄吗?”、“穿这种鞋子你如何爬上公司楼梯的?”20分钟的介绍变成长达3个半小时的审查。我的团队和我经常对此开玩笑,但这不好笑,我现在参加投资人会议时,常会被问及许多不合适的个人问题,而非有关公司的准备情况、营收等。即使在上寻找安全空间也不容易。我的许多男性CEO朋友经常在酒吧会面,偶然的相遇可能帮他们建立起自己的人脉络。一人解释称:“一旦你与某人喝醉,你们就会成为朋友。那会让你更容易获得对方认同。”但是女性在公司之外维持CEO的身份很困难。在酒吧、船上或在会议上,女性经常被视为美丽事物,甚至经常被当作“气氛模特”。一位“天使投资人”曾邀请我与其一同参加在游艇上举行的聚会,以便我能在更宽松环境中了解他们。而同样是这位投资人,他却曾告诉我的一名男同事,他的那次旅行非常棒,因为每个人都有金发女郎相伴。为何会如此?答案是没有太多女性为主的基金。如果我选择女性投资人,我的融资选择可能大大减少。我们需要公开讨论性别、权力以及尊重,而不仅仅是在女性之间进行。正如阿曼达 海斯(Amanda Hess)所说,对于男人来说,很难患厌女症。即使那名真人秀明星继续以关心投资进展联系我,但明显没有与其不当行为直接对抗的迹象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已被感知。我们不仅要忍受性骚扰者的纠缠,就连许多杰出男性,比如投资我公司或称我为老板的人,显然也成为我免受性骚扰的额外障碍。这些人可被称为盟友,但如果私下里对话,他们就不再是盟友。对于投资者来说,特别是那些日益增长的“天使投资人”,过去需要仔细考虑他们的权力地位对与企业家交往产生的影响。而作为女性雇主,永远不要与员工就性别关系作出判断,比如是否他认为自己的进步受到欢迎,投资者同样应该谨慎对待。从来没有人力资源部去调解创始人与潜在投资者的关系。这也就是为何当我或其他女性创始人出现在你家门前或餐厅、酒吧时,你应该假设我在这里是为了做生意,而无其他意图。如果如此,我会将头发放下来。正如我告诉那些评论我外貌的人,我并未以你们看到的方式经营公司,我利用我的内心经营它。我们认识到这一真理越快,经营也将越好。我期盼着有一天,我的性别不再影响人们对我公司的评价。同时,如果科技界的女性想要“挺身而进”,正如谢丽尔 桑德伯格在同名着作中告诫我们的那样:我们必须武装起来。

  IT业界,

金融
美容
设计动态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