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球

超维术士 第1130节 拉苏德兰的呜咽

2019-10-13 00:08:0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超维术士 第1130节 拉苏德兰的呜咽

话音刚落,原住民突然睁开了眼。

随着其睁眼,一股恐怖的气势,携着无尽压迫袭来!

伊亚达塞的瞳孔一缩:这居然又是一个丝毫不弱于之前深渊龙的存在!

看来这个防御机制将虚空巨塔完全严防到了极点,就连这遗漏在外的暗道,都有强大存在守护。

“糟糕,被发现了!我来拖着他,你找到机会就进入虚空巨塔里!”妮托缇普道。

黑鹰长鸣,空气凝滞。

战斗,一触即发!

与此同时,在虚空巨塔的内部。

空洞洞的长廊里,一个浑身燃着火焰的身影,从长廊里穿过。缠绕在他身体上的殷红锁链,与光滑的地面触碰,随着他的走动,发出“哐当哐当”的清脆碰撞声。

在路过一扇窗户时,他顿了顿足,侧头看向窗外。

外面暗光铺就,黑影在天空不停的纷飞着。这时,一团黑影飘到了窗外,他抬起头看向这团巨大的黑影。

——在他的视角中,这团黑影却是一只深渊巨龙的头颅。

巨龙的眼眸是紫红色的,看向他时,眼底闪过一丝疑惑。鼻息一喷,紫色的火焰打的窗户噼啪作响。

借着龙息的火光,可以清楚看到他的面容。

五官如深邃沟壑,光影间,似疯似癫。

他正是化名花雀雀的波波塔。

波波塔直视着巨龙眼眸,丝毫不惧。

反倒是深渊龙被波波塔盯着缓缓移开了头颅,消失在了窗外。

深渊龙身影消失后,波波塔缓缓垂下眉,遮掩住眼瞳里诡异的图案。随着他的低眉,身上的锁链发出哗哗声响。

他低下头,用着迷的眼神抚摸着锁链:“已经吃饱吗?”

锁链动了动,似在回应他的问话。

“那是时候该走了。”波波塔的声音一开始是平静,甚至到了冷漠的地步,可乍然间,从他嘴里传出疯癫的笑声。

“咿哈哈哈——”笑声过后,波波塔的双眼在迷离与清明中不停的分割,嘴角咧出诡异的弧度。

他继续往前走,很快,他来到了一扇布满神秘花纹的大门前。

大门没有被打开,但在门的正中间有一个被打破的洞。地面散落着发光的金属碎块,从碎块的炸裂程度,可以看出当时破开此门时,用了多么狂暴的力气。

洞的后面,是一条黑漆漆的楼梯,楼梯往下盘旋,一眼看不到尽头。

波波塔此时表情越发古怪,眼神透露出来的讯息完全是迷离且失格的。若是安格尔在此,会发现如今的波波塔,不仅仅和在野蛮洞窟时完全两样,甚至和不久前在熔岩池看到的情况也不一样。

变得更加的疯癫,就像是有另一个人格,被强行塞进了波波塔的体内。

波波塔嘴里哼着诡异的调子,钻进了洞里,沿着楼梯往下走。楼梯的尽头,依旧是一扇破了个洞的大门。

大门里端传出喀嚓喀嚓的声响

波波塔就像是回家一般,闲庭信步的走进门内。门后是一个宽敞的圆形大厅,进入大厅第一眼看到的,便是正对面的一个雕像,不过这个雕像看不出来具体细节,因为它被黑色的双翼包裹着,只能隐隐看到双翼的里面,似乎有一个蜷缩的身影。

雕像的下方,躺着一个昏迷中的恶魔。

之前听到的喀嚓声,却是从这这体态瘦削的恶魔身上发出。

这个恶魔的脸,几乎一半都是长满利齿的嘴。从这一特征可以看出,这是一个贪食恶魔。

向来贪食恶魔的体态都十分丰满,巨大如球。可它却完全不一样,肚子干瘪,甚至像是饿殍。

在贪食恶魔身上缠绕着一条和波波塔身上一模一样的锁链,此时,锁链的一段插在贪食恶魔的肚脐里,不停的吸吮着贪食恶魔的血肉,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。

突然,缠在贪食恶魔身上的所料发出艳红的光,从它的肚脐眼里抽了出来。

“已经饱了?”波波塔挑高眉头,低下头看向身上的锁链,身上的这条锁链在影雾区吃了几十个恶魔,才勉强喂饱。但留在虚空巨塔的锁链,仅仅这一个贪食恶魔就喂饱了……而且这个贪食恶魔还没有被吸干。

——拉苏德兰最强的七席大恶魔之一,果然不一般。

“吃饱了,就回来吧。”

话音落下,缠在贪食恶魔身上的锁链,与他身上的锁链连接到了一起。

强烈的红光霎时从锁链结合处发出,照耀着整个地下大厅。

与此同时,波波塔的面容开始变得狰狞,体型开始暴增,就像有无数的蠕虫在他皮肤下窜动。波波塔感觉到无法言喻的剧痛,但他没有痛呼,反倒疯癫的大笑。

这种变化持续了数分钟。

当结束时,地上铺满了一层被排出来的白花花血肉,波波塔就站在这些血肉之中。

而此时,波波塔的体型,已经几乎堪比变身后的伊亚达塞。

浑身长满疙瘩与尖角,皮肤的毛孔里不停的滴落绿色黏稠液体,甚至还长出一对恐怖的肉翼。

之前还隐隐能看到人形,如今完全没有人类的样貌,比起恶魔还要异形。但是,一种强烈的危险气息,却从他身上往外蔓延!

“咿哈哈哈哈——”诡异的笑声中,波波塔的眼底的清明几乎快要消失,只剩下迷离与疯狂。

在疯狂之中,波波塔挣扎着站了起来,一步步的走向大厅中央的雕像下方。

在那双翼包裹的雕像下,有一个凸出来的石块,这个石块看上去普普通通,但以波波塔如今暴涨的实力,可以清晰的发现,在空间中隐匿着无数的光纹,这些光纹布满整个地下大厅,并且蔓延到虚空巨塔,甚至直到异空间。

而这所有光纹的核心枢纽,就是那普普通通的石块。只要按下去,所有的光纹都会被中断!

波波塔已经几近疯狂。

理智清明的思维,却是被疯魔狂躁的情绪取代。

他的耳边就像有很多人在窃窃低语:按下去,按下去……

波波塔也顺了这些低语,抬起布满绿色粘液的手:“咿哈哈哈,拉苏德兰是时候该谢幕了。”

他缓缓的将手伸向那凸起的石头。

周围的光纹,此时都动了起来,似乎在阻拦它。但它没有任何反应,继续的伸过去,只不过速度比起之前更慢了……

在虚空巨塔的外面,突然所有的黑影都静滞了片刻。

本来被原住民压着打的妮托缇普,也趁机反应了过来,对着伊亚达塞喊道:“我用触手打通了暗道,你赶紧冲进去!”

伊亚达塞闻言,也没有去思考为何黑影停滞了下来,身影一闪,立刻冲向暗道。

原住民只停滞了短短一瞬,妮托缇普顶上前,疯狂的灰雾触手想要压制他。

不过原住民的实力比它想象的还要强很多,只是一个挥杖的时间,就将妮托缇普的触手砍断。

但这也足够了,借着这一瞬的空档,伊亚达塞冲进了暗道里。

妮托缇普虽然受伤严重,但此时却是长舒一口气,它知道,黑影有自己的机制,并不能进入虚空巨塔,而暗道已经属于虚空巨塔的范围内了。

既然将伊亚达塞送进了暗道,妮托缇普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,现在它必须想办法撤离。

只有离开影雾区,它才算真正的安全。

不过就在妮托缇普想要借战而退的时候,整个拉苏德兰突然震动了一下。

火红的天空中,黑云骤聚。

狂暴的风,无由而起。吹进拉苏德兰,发出巨大的呜呜声响。

浮冰之上的巫师,全都疑惑的看着周围的巨变。狂风吹得每个人的衣服,发出烈烈响声,原本和恶魔争斗的巫师,此时也退到一边,只是为了稳住身形。

周围的黑云越来越密布。

天空中,最上层是火焰浮动,中层则是黑云,而下层则是连绵且阴郁的大风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所有人都在询问,可没有谁能够回答。但是,每个人的心中都覆盖着一层阴影,变故一次次的生出,并且越积越深,事到如今,所有人都生出了不祥的预兆。

一个人只能说偶然,但众人都觉得不对劲,那这就真得有问题了。

马赫尔来到蒙奇身边,询问该怎么办。

蒙奇却是站在风口之上,眼神在拉苏德兰逡巡,最后慢慢定格在了虚空巨塔。

……

迷幻小屋。

在拉苏德兰突然震动的时候,安格尔的心跳突然响如擂鼓。

就在他疑惑的时候,拉苏德兰的天空出现异变,黑云汇聚,狂风乍起。

风将安格尔的发丝吹得缭乱,眼瞳里投映的是无尽黑云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安格尔回过头向法夫纳问道,他自己都没发现,他的问话中带着微不可查的慌乱,甚至,连尊称都没有叫出口。

法夫纳的眉头紧紧皱起。

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,和天空中那群巫师一样,法夫纳也生出了不祥的预兆,甚至这种预兆比起其他人更加强烈。

在这无端而来的危险预感下,法夫纳甚至站了起来。

她没有理会安格尔的询问,而是将目光看向预兆所指引的方向——虚空巨塔。

安格尔没有等到法夫纳的回应,反倒是迦南用颤抖的语气说道:

“我,我好像听到了拉苏德兰在呜咽。”

榆林整形美容费用
河池治疗阳痿费用
莆田治疗盆腔炎方法
榆林整形美容手术
河池治疗阳痿医院
分享到: